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:曾擁有過6位數比特幣、羅永浩是發小、自己一直焦慮

2018-03-06 09:48:45

3月5日,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繼續對話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,關于區塊鏈對其發起十問。獵云網對其觀點進行了整理:

1、李笑來表示自己更喜歡“知識IP超級網紅”這個稱號!enjoy myself 這事兒,越來越不容易,因為自己走入了一個從未設想過的境地,很多事情“措手不及”。

2、鋪天蓋地負面的時候,他表示沒啥可慌張的,但是心情會非常不好,雖然他看起來很淡定,其實內心很脆弱。

3、他說:“區塊鏈技術,將是未來很多大方向的基礎,比如大數據,比如共享經濟,比如物聯網 —— 哪一個不重要的呢?哪一個不必需呢?所以,正視區塊鏈技術是非常有必要的?!?

4、他收到的白皮書多到數不清,每天也只接待兩三撥而已。

5、他表示自己不是EOS的創始成員,而是投資者。

6、他表示,古典互聯網讓自己樂了很久?!安淮嬖谑裁础肮诺浠ヂ摼W”,互聯網就是互聯網,區塊鏈也是互聯網的一部分。你怎么可能指著你的肚子之外的部分說,這是“古典身體”,然后再接著問,“這個肚子和古典身體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?中國互聯網的主要矛盾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互聯網發展迅速造成了更大的貧富差距,引發了一定的社會矛盾,這倒是不能回避的事實?!?

7、他在區塊鏈領域之外做早期投資,但收效甚微,也沒什么名氣,做的也一般。

8、他表示自己是被大勢推起來的人,并表示:“你以為我玩的開心哪?我這是下不去了!”

9、李笑來說:“一幫邏輯不夠嚴謹的人沖進來之后,整天大談特談“去中心化”,好像“去中心化”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似的 —— 其實,去中心化只不過是手段,并非目的,并且還是眾多手段當中的一個而已。并且,去中心化還與另外一個普世價值沖突,效率。所以,這幫人(他們以為是“自己人”)把區塊鏈及其行業妖魔化了,還不自知?!?

10、關于“市值”,現在區塊鏈世界里的所謂“市值”大多是虛的,需要很久的時間才可能進一步落實。

11、對新入局的投資者的建議。首先,建議大多數人不要入局;其次,少投少投再少投 —— 路很長,何必著急?

“少投少投再少投”的方法論是:

項目數量少投一點

每個項目資金量上少投一點

每個項目比例上少占一點。

安全第一啊。投資大成者,其實都是風險厭惡型的 —— 這是他長期以來的觀察結果。

12、羅永浩是他的發小。也很感激新東方的那段時光,表示徐老師是經常能讓身邊的人感到溫暖的人,罕見。

13、他一直沒覺得成功這個詞用在我身上有啥意義。其實吧,人活的實在才好。

14、關于江湖傳言的六位數比特幣,他表示,現在沒有那么多了,這中間開交易所的時候,銀行賬戶總是各種花式被凍結,因為要保證在出現擠兌的時候有足夠的儲備,在熊市階段不得不賣出去了一些,等幾個月之后解凍,再也買不回來那么多了。

15、寫字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,每天固定寫兩三千字,十多年沒斷過。

16、他表示,自己的焦慮一直有。因為世界變化太快,肉身有點跟不上,有時候思考速度太快,自己行動跟不上的時候,也更是焦慮。只好想辦法調節。

以下為對話內容整理

第一問

王峰:有人說你是中國比特幣首富,是在撲克牌排名第三的幣圈大佬(前兩位是中本聰和V神),據說白皮書上寫上你的名字就不愁融錢,此外,你還是著名的知識IP,很多年輕人視你為偶像。你有很多成名作,《TOEFL核心詞匯21天突破》位于同類暢銷書前列多年,《通往財富自由之路》是得到上訂閱最高的專欄。2016年,你在微博上曾說“一個普通人,只要不笨,一年是可以成長為全棧工程師的。用不著一萬小時”,引發了很多知乎大神的爭議,甚至嘲諷,記得當時看見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還去知乎看過評論。

李笑來:其實,上面提到的李笑來有兩個:一個是中國比特幣首富,一個是知識IP超級網紅。說心里話,我更喜歡后一個,簡單、率性。但前一個李笑來在我的心里多多少少開始變得有些復雜,琢磨不透。我的問題是,這兩個李笑來,你更enjoy哪個自己?

我就是我呀,不存在“兩個李笑來”。我沒有太多的自我厭惡情緒 —— 年輕的時候多少會有一些。

如果說,在別人眼里可能有“兩個李笑來”的話,肯定是因為不了解我造成的,可說實話,讓別人完全了解自己,這不從來都是不可能的事兒么?

正如你看到的,在你眼中的兩個李笑來,都是簡單率性的,也都是有所爭議的,不還是一回事兒么?只不過名頭不一樣而已,一個人做很多事兒不是很正常的嗎?在不同的事情上,即便背后遵守著相通的邏輯,看起來也可能非常不同,這很自然。

不過,enjoy myself 這事兒,越來越不容易。

因為走入了一個自己從未設想過的境地,很多事情“措手不及”,這也是事實。

徐志斌:能插入下小問題不?前不久鋪天蓋地的負面時,那時慌張不?當時想,后續怎么做嗎?

李笑來:鋪天蓋地負面的時候,沒啥可慌張的,但心情不好,非常不好。我看起來很淡定,其實內心很脆弱的哈哈哈。

王峰:笑來,我就想聽你這樣講話,還是兄弟。

李笑來:至于“后繼怎么做”,其實我想的比較少,因為本來手里就有很多停不下來的事兒。

王峰:第二問,今天是兩會第三天,我注意到兩會代表尤其是互聯網界的代表,比如馬化騰、李彥宏、丁磊、周鴻祎等都多次提及了區塊鏈,媒體也給予了很多報道,其中,馬化騰認為“區塊鏈的確是一個很創新的技術,技術是好的,但是怎么用是另一方面。如果做ICO、數字貨幣,我覺得還是有很多風險的?!蹦阍鯓涌瘩R化騰的觀點?如果你是馬化騰,也出現在兩會代表這樣一個位置上,你會提什么建議?

李笑來:騰訊當然不能ico,因為它已經ipo了……馬化騰說的很正確啊,無論從哪一個角度?!叭绻沂邱R化騰……” 哈,這種問題不是不想回答,而是我從來不會這么想事兒 —— 因為我不是他,也不可能在他那個位置上,“不可能存在的事情”,是沒必要花費時間精力思考或者意淫的。另外,區塊鏈技術,將是未來很多大方向的基礎,比如大數據,比如共享經濟,比如物聯網 —— 哪一個不重要的呢?哪一個不必需呢?所以,正視區塊鏈技術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王峰:還是技術最重要?

李笑來:我是覺得中國在區塊鏈大國之路上,走了一點點彎路,有點可惜。

王峰:技術大于模式嗎?

李笑來:技術本身,沒多復雜。并且,只要是區塊鏈技術,就一定要開源;不開源的話,人家就不跟你玩。所以,應用應該是比較重要的。

王峰:但是互聯網興國之路,我們走得如順啊

李笑來:大量區塊鏈人才外流,你說是不是彎路之中?

王峰:這是階段性難題,嗯嗯。

第三問

王峰:其實我挺好奇的,聽說你每天見很多人,拜訪和求教者門庭若市。比如我的好朋友CSDN的蔣濤有一天說過,笑來這個兄弟,見起來已經不如當年那么容易了。當然他說你還是會見他的,畢竟你們是兄弟關系嘛。最近我有很多朋友來拜訪,談及區塊鏈,款款都提起你,其中很多人都說在和你、老貓合作,可見你在這個江湖中的地位到了什么程度。我想知道的是,你每天會收到多少份白皮書,會直接check多少?接待多少慕名來訪者?哎,我就想知道,幣圈教父級人物李笑來老師的生活還正常嗎?

李笑來:白皮書收到多少?多到數不清;直接看多少?很少,因為和我一起干活的小朋友們比我更專業;接待多少人?其實并不多的,一天兩三撥而已,畢竟每個人的時間都有限。

我其實比較宅的。所以,不太喜歡走動。來了,就聊幾句,哈,回答完了。

第四問

王峰:大量的公開消息是這么說的,2017年6月,你創辦了數字貨幣EOS,這是一個允許開發者在其協議頂端創建區塊鏈應用的新平臺,很多人把它稱為BlockChain3.0的標志性產品,足以見得這個產品在行業的影響力,僅5天的融資額就高達1.85億美元??墒?,去年9月4日國家叫停ICO之后,EOS官方隨即在第二天宣布,你不是創始團隊成員。到底是什么情況?你需要在這里澄清一次嗎?又,你和BM關系現在怎樣了?

李笑來:EOS 的 CTO Daniel Larimer 是老朋友,2013 年他做去中心化交易所(bitshares)的時候我就投資過他,后來一路支持(包括后面的 steemit)。當他要加盟并領銜 EOS 開發團隊的時候,我就投資了 EOS。準確滴講,當時投資的是 blockone 這個公司的股權。

“去年9月4日國家叫停ICO之后,EOS官方隨即在第二天宣布,你不是創始團隊成員” —— 我確實不是創始成員啊,我只是投資者,這并不是“澄清”,而是事實。

blockone 也挺悲慘的,跑到香港辦公室,就是為了規避美國當時不明朗的法律條款。然后,中國本來是他們想要大力發展的社群基地,9月4號的政策,嚇死他們了。當時他們可能以為不這么說的話對 EOS 有影響 —— 哈哈,我也有點寒心的,因為從另外一個角度看,他們這么做有點落井下石的意思,有點過河拆橋的意思…… 不過,又能怎樣呢?我只能表示理解嘍。

得了吧,中間有一段時間破發,“聲討李笑來”的聲音非常響亮…… 后來 EOS 價格漲上來了,就沒動靜了 —— 李笑來成了“薛定諤的騙子”,不確定是不是騙子,究竟是不是,看價格。

第五問

王峰:今天,法幣投資體系和數字貨幣投資體系似乎呈涇渭分明之勢,前者代表了互聯網,后者代表區塊鏈。美團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前不久在朋友圈調侃,“區塊鏈撕裂了中國互聯網,轉移了中國互聯網的主要矛盾,從巨頭與創業公司的矛盾,轉變成古典互聯網與區塊鏈之間的矛盾”,你對這句話怎么看?

李笑來:哈哈,“古典互聯網”,這個詞有一天讓我樂了很久。應該是陳懟懟(又稱陳星星,大帥哥陳偉星)春節期間搞出來的一出戲。

我說這個事兒會有點偏頗,因為我認識陳偉星,覺得他很酷。他做的事,我也要投。而另外一端的那個人,我本來就不認識,所以,我評價這事兒不太靠譜。

不過,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我覺得這種所謂的矛盾并不存在吧?只不過是對某一個特定的事的看法各不相同而已。

不存在什么“古典互聯網”,互聯網就是互聯網,區塊鏈也是互聯網的一部分。你怎么可能指著你的肚子之外的部分說,這是“古典身體”,然后再接著問,“這個肚子和古典身體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”?

中國互聯網的主要矛盾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互聯網發展迅速造成了更大的貧富差距,引發了一定的社會矛盾,這倒是不能回避的事實。

王峰:我聽說你很早就做投資,但在法幣投資上收效甚微。為什么進入比特幣投資市場后,你能如此快速地上位,成為數字貨幣投資一哥?

李笑來:哦…… 在區塊鏈領域之外,我做早期投資,收效甚微,這的確是事實,原因是什么呢?首先經驗不足,其次人脈聊勝于無。我區塊鏈世界之外的早期投資,基本上都是在熊市里做的,因為那樣的時候,區塊鏈世界里沒我能做的事情。熊市里做什么都是錯的,牛市里做什么都是對的……

在區塊鏈世界里呢?當人們為了區塊鏈焦慮,為了區塊鏈興奮的時候,我在這個世界里已經生存了七年。我常常說,七年就是一輩子,我比大多數人多了一輩子的經驗,所謂的“上位”,對我來說,已經是一輩子之前的事情了。

區塊鏈世界之外,做的早期投資,沒啥名氣。也確實做得很一般。

王峰:嗯,我做早起投資是2007年,你呢?

李笑來:我是14~15這兩年。我和蔣濤一起做的。

王峰:追問一句,你認為目前最好的數字貨幣基金有哪幾家,我查過你麾下硬幣資本(INBlockchain)的網站,完全是英文版,上面寫著China’s largest blockchain investment firm,真的是這樣嗎?哈哈

李笑來:頂多是“曾經最大”吧?哈哈。

第六問

王峰:薛蠻子說,笑來是他所見投資者中最具主見的人,“他極少盲從他人”,是個Die-hard believer,少有的真正懂得區塊鏈的人。有朋友告訴我,有人找你融資,你要求他千萬不要賣以太坊,如果賣,你可以自己出人民幣兜底,把以太坊買回來。

我偶然閱讀了你的2017李笑來年度總結演講,其中一句話印象深刻,“我長期以來一直是一個現金困難戶,我賬戶上不會有很多現金的,都被我用來購買虛擬幣”。

有個段子,說你們有一次在一家川菜館吃飯,4個人,你只點了8份豆干,4盤回鍋肉。又有一次,你請8個人在蘇州街美爐村餐館吃飯,干脆直接點了8條紙包鱸魚,每人一條,其他什么菜都沒點。這是真的嗎?你是那種一旦認準一件事是好的就死抱著不放的人嗎?

這個第六問,是不是主要要回答最后一句話?你是那種一旦認準一件事是好的就死抱著不放的人嗎?

羅振宇:這個我作證。他點菜是這個風格。

李笑來:這種點菜風格大家可以試一試,很有道理的:

每家飯店都有招牌菜,一般這種招牌菜的價格是最實惠的…… 所以,只點它是最劃算的,不是嗎?哈哈。而且,用這種方法點菜,餐館服務員們回一下子記住你,以后他們都會對你特別好……

也許我會被描述為“最有主見”的人。其實這個描述不太準確?!白钪v道理的人”可能更準確吧。

上面那個鱸魚不對,我點的是“紙包蒜香鱸魚”。

所有的人都在追求真理,只不過大多數人并不在乎“真理”和“你以為的真理”之間的重大差異。很多情況下,我們只能靠學習與進步,逐步更加接近真理。所以,那些勤于學習的人,肯定是“善變”的。認知變了,選擇就會變。明知道不正確,卻要死抱不放的人,其實是很少見的吧?

王峰:追問一句啊,會不會正是因為你這樣的篤定性格,讓你進入數字貨幣市場后,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?

李笑來:成就?唉,這個詞放在我身上不對。我是被大勢推起來的人。前些天我在朋友圈里發了張一只熊貓被困在大樹枝頭上的圖片,注釋語是:你以為我玩的開心哪?!我這是下不去了!

我不覺得這事兒跟成就有必然關聯,很多講道理的人,在投資領域并不成功 —— 甚至,他們也有可能直接懶得進入投資領域,他們有更多其他的興趣。

說實話,我見到的聰明人大多數是投資領域之外的。還有另外一個驚人的事實,也許是我見識不廣才有的錯覺:我覺得投資圈里,聰明人其實很少。(這個可能在側面說明:成功投資,很可能不需要聰明)

第七問

王峰:我看過一些報道,說是你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學會計算機技術,2006年前后,你迷上了自由軟件Linux,尤其酷愛Ubuntu系統。你曾想收集那些已經淘汰的計算機,把它們裝上Linux系統配置好,然后把這些機器免費送給買不起或者不愿意買計算機的學生們用。第二年,你還提倡每個人都應該學會投資股票,甚至每個家長都應該給孩子開一個股票賬號,讓孩子從小就開始學習投資。我想問的是,你一直有布道情結嗎?你怎么不用Redhat?我們目前用得多。

李笑來:至于“布道情節”?這個詞好玩。我都不知道有這個詞存在。如果它存在,我肯定沒有布道情節。要是有的話,我有的肯定是“分享習慣”,或者“分享精神”。我認為一切的知識,對理解者來說,分享都比獨享更開心。

王峰:此外,有人說你是幣圈被誤解的區塊鏈布道者,你覺得自己被誤解了嗎?

李笑來:哈哈,很多很多地方呢。別說誤解了,冤枉的地方也很多。比如,有個臺灣人,叫鄭伊庭,拿了我超過一百萬美元的投資,賺了大錢之后卻拒絕分享收益,甚至連投資款都沒有退回,直接把我拉黑,還要向外界把我描述成一個“黑心投資人”,然后還真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相信她。換作是你是否覺得冤?

可以理解成 布道是種本能 不分領域嗎? —— 有個科學解釋,人和人之間,海馬體的發達程度不一樣,海馬體發達的人,有更強的“分享欲望”,估計我是屬于這種人罷。

又比如,無論我投資了哪個項目,那個項目都會被稱作“李笑來的幣” —— 我只是投資者啊,也會看錯啊,也會走眼啊…… 成功了倒好,失敗了呢?我一樣是“受害者”??!只不過,我肯為自己的錯誤買單而已。然而,因此我也覺得負擔很重,搞得我現在連公開投資都不太敢做了……

再比如,“碰瓷”的人和團隊蜂擁而至,我天天都“被站臺”,很多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,不知道是什么項目的項目,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寫上李笑來或者 INB 的名字,就開始推廣宣傳 —— 最近遇到一個最狠的,不僅如此做,還要在如此做之后獲得大量流量之后再發一篇文章,“李笑來你憑什么說我們是騙子!”,他們的理由是,“我們自己從來都沒有對外聲稱是你的投資,你的站臺,頂多,是我們的少數用戶這么做的!” 唉,花式碰瓷、花式陷害、花式反復碰瓷反復陷害。

不過呢,要說最冤枉的,其實并非我個人,被誤解最委屈的,也不是我個人。我覺得最冤枉是區塊鏈以及相關的整個行業。

王峰:花式碰瓷、花式陷害、花式反復碰瓷反復陷害,這詞兒。

李笑來:隨便舉個例子,一幫邏輯不夠嚴謹的人沖進來之后,整天大談特談“去中心化”,好像“去中心化”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似的 —— 其實,去中心化只不過是手段,并非目的,并且還是眾多手段當中的一個而已。并且,去中心化還與另外一個普世價值沖突,效率。所以,這幫人(他們以為是“自己人”)把區塊鏈及其行業妖魔化了,還不自知。

王峰:關乎去中心化不是萬能的,你舉了一個從冰箱拿啤酒的例子,哈哈。笑噴。

李笑來:對啊,啤酒不夠涼,來來來,我們再去中心化地冰鎮一下!

群員:2018年,去中心化?Decentralized,翻譯成“去中心化”本身就是錯誤的,降低中心層級,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,這可能是未來一個變化

李笑來:分布式,倒是個好措辭。

另外一個典型誤解,認為區塊鏈是傳銷?;蛘叻催^來,也經常能看到傳銷組織利用區塊鏈的概念去欺騙群眾。區塊鏈冤啊,比竇娥和李笑來都更冤,不知道多冤出多少倍。

第八問

王峰:去年9月4日中國宣布停止ICO后,你從日本主動回到國內,快速把你的代表項目,基于EOS的內容分發公鏈Press One退幣。這個是EOS之后,你又一個屬于你自己的重要項目嗎?如果不退幣,你覺得它能跟現在的頭部公鏈一較高下嗎?我查過,小蟻市值496億、波場市值201億、唯鏈市值142億、量子鏈市值121億。 你說過“哪怕這個世界沒有規矩,我們有我們的道理”。我能理解為這是你的“投資正義”嗎?

李笑來:當時,從日本回來之后,退掉的不止 PressOne,ico.info 上總計 14 個項目,全部清退了。這些項目的幣,之前都被我勸著,所以沒有動過幣;少數急需錢組隊或者開發什么的,都是我墊付了一些人民幣給他們。所以,清退工作幾乎可以瞬間完成。

王峰:EOS后又是Press one。

李笑來:PressOne 現在已經是落地項目了,漸進開發。https://press.one

再一次,對于不存在的事情我沒辦法花時間精力去思考 —— 退了就是退了,不存在“如果沒退”。

關于“市值”,現在區塊鏈世界里的所謂“市值”大多是虛的,需要很久的時間才可能進一步落實,所以,這種比較其實意義并不大。至于“哪怕這個世界沒有規矩,我們有我們的道理”,跟是否正義沒關系,就是樸素的道理而已。

王峰:“現在區塊鏈世界里的所謂“市值”大多是虛的,需要很久的時間才可能進一步落實.”李笑來說。

李笑來:很少有人認真思考這事兒:“正義”是一個成本很高的東西,盈利比較困難。

第九問

王峰:今年以來,大量新項目涌入,眾多機構投資者跑步入場,項目白皮書滿天飛,市場供給猛然加大,這跟去年下半年大家悶聲發大財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了,閉著眼睛投資滿地散錢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嗎?市場漸冷,入局者卻越來越多,套用經濟學的一個術語,會不會最終有可能形成“堰塞湖效應”?你覺得你的區塊鏈投資還能像去年那樣一直贏下去嗎?你給新入局的投資者有什么建議?

李笑來:?哈哈,春節期間有個朋友發朋友圈,“大佬們進場不是來接盤的,怎么可能漲呢?” 給我逗樂了。供給增加,需求卻沒多大變化,會發生什么呢?大一學生就可以做出正常推論吧?

對新入局的投資者有什么建議?首先,建議大多數人不要入局;其次,少投少投再少投 —— 路很長,何必著急?

這個“少投少投再少投”,其實是個方法論:

項目數量少投一點

每個項目資金量上少投一點

每個項目比例上少占一點。

安全第一啊。投資大成者,其實都是風險厭惡型的 —— 這是我長期以來的觀察結果。

王峰:你累積投了多少個BC項目了?

李笑來:很多。唉,之前還有很多社會投,就是不好意思不投的那種。以后我要克制。

王峰:我找你投不能克制啊。

李笑來:“少投少投再少投” —— 這個絕對是干貨。很干很干,差點著火那種。

第十問

王峰:說點輕松的,歷史上有個現象很有趣,就是牛人總是從同一個地方扎堆兒走出來。比如,兒時的周有光和趙元任、瞿秋白三位漢語語言學家就同住在江蘇常州青果的一條巷子。而新東方則出來了徐小平、羅永浩和你,好像還有李豐,前年也離開IDG資本創辦了峰瑞資本。你是怎么認識羅永浩的?你們關系怎么樣?圈子里聽說,誰求你都不一定真的管用,除了徐老師外。新東方出現了這么多能說會道的創業者,往往幾年以后在各自領域都頗有建樹,你認為新東方給予你們這批人的共同精神是什么?

李笑來:沒吃過豬肉,但見過豬跑 —— 這就叫見識。見識不同,判斷不同,決策不同,行為不同,結果不同。

見過活人成功很重要!

見過身邊的活人成功很重要!

見過身邊優缺點的活人成功很重要!

這就是為什么能人扎堆出現的原因。

羅永浩和我是發小,高中就在一個學校。你們可能以為羅永浩在新東方講課出名的,其實吧,高中的時候他就是全校的名人。李豐啊,羅永浩啊,都是我們在新東方閑著沒事兒一起騎馬打麻將的好朋友。他們給了我很多見識。而我寫第二本書的時候,徐老師就幫忙作序 —— 他是天天忙著幫別人的人,有啥事兒需要求我???

我個人是非常感激在新東方的那段時光,長達七年的時間。也感激新東方的那個環境,也感激在那里結交的一票朋友。新東方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很開放,大家的思想同樣很開放,開放是非常重要的,你提到的這些人,都有同樣的特質,精神很開放,對新鮮事物有著足夠的好奇心,也有足夠的開放心態。

徐老師是經常能讓身邊的人感到溫暖的人,罕見。

第十一問

王峰:下一個問題,我怕你過來打我,各位付醫藥費。說點你可能不開心的事兒,前幾年比特幣大跌時你的基金因為加杠桿爆倉了吧?

李笑來:反正十問我已經答完了,多了我可以選擇不答……

王峰:別啊,你從中得到了什么教訓?你一生最失敗的事情是什么?

李笑來:臥槽,這個還真的不能不答…… 爆倉的不是我…… 也不是基金。是另外一個人。

這個人后來的幾年一直沒放棄,現在成了區塊鏈世界里的一個牛逼基金老大,他的基金叫 DFund。躁動。我不玩杠桿的,我是風險厭惡者。

王峰:什么時候你開始覺得自己早晚一定要獲得成功?同為創業者,我一直認為“念念不忘、終有回響”這句話很靈。人因執念而強大,人因夢想而偉大,你的執念和夢想是什么?

李笑來:?這個倒不是我在裝謙虛,我一直沒覺得成功這個詞用在我身上有啥意義。其實吧,人活的實在才好。

王峰:哦?我們都覺得你很牛啊。

李笑來:倒是年輕的時候,覺得自己挺成功的,因為賺錢不少…… 在新東方的那幾年,我的思想變化是很多的 —— 洗盡鉛華,真的是那七年里完成的。

現在更新喜歡有機會跟牛逼的人聊聊天,漲漲見識。真的有很多高人 —— 只不過,之前沒有機會(也可能是沒有資格)見到而已。

王峰:我覺得啊,你和老羅一個脾氣,但你更聰明,老羅更懂美。

李笑來:老羅比我聰明,你們沒看出來而已。

第十二問

王峰:第十二問,還是四個小問題。

李笑來:沒有“下”了吧?簡直是周總理的段子:下面呢?下面沒有了。

王峰:12.1,你看到過這張照片嗎?有什么感受?

李笑來:這也是后來讓我飽受爭議的一張照片。那應該是五六年前的照片了,那個時候不知天高地厚…… 哈哈。幸虧,用的是美元,幸虧其實只是“一美元”的小額鈔票……

否則…… 否則我現在很難辦罷?別拿這張照片逗我了。

王峰:繼續用下去,星星說要挑戰美元霸權,用BTC。

12.2 ,江湖傳言你有6位數的比特幣,是真的嗎?中間賣出去過多少?

群員:這個問題很重要!

李笑來:曾經?,F在沒有那么多了,這中間開交易所的時候,銀行賬戶總是各種花式被凍結,因為要保證在出現擠兌的時候有足夠的儲備,在熊市階段不得不賣出去了一些,等幾個月之后解凍,再也買不回來那么多了。

群員:到底還有多少?

李笑來:曾經?,F在沒有那么多了,這中間開交易所的時候,銀行賬戶總是各種花式被凍結,因為要保證在出現擠兌的時候有足夠的儲備,在熊市階段不得不賣出去了一些,等幾個月之后解凍,再也買不回來那么多了。

王峰:追問一句,你最窮的時候是什么樣子?

李笑來:?沒怎么太窮過。年輕的時候,我們都是大手大腳的,經常錢不夠用,但人緣好,所以,就算借,也沒缺過錢。

群員:現在 比特幣 首富地址上 還有 16萬個比特幣。

李笑來:大地址基本上都是交易所,不是個人的。并且,這種交易所,在安全意識上就是有問題的。

很多人不知道,比特幣私鑰其實是相當于公開的,雖然很低很低的概率才可能被破解。但,你稍微有點數學常識就知道,萬分之一的概率,并不意味著非要試過一萬次才可能出現……

那么多的價值,放在一個地址里,我是不敢的。

別說現在不敢,2011 年就不敢。后來 2013 年給趙東投資的時候,我是用三個 2011 年的老錢包拼起來,構成對他的投資額的。

王峰:12.3,你那么喜歡寫書,還會再寫下去嗎?

李笑來:寫字,是我的一個生活組成部分。我每天都固定寫兩三千字,十多年沒有斷過?,F在也一樣,只不過,不一定公開發表就是了。嗯,所以外人不知道,我寫個專欄,其實很不費勁的,因為大量“拷貝粘貼”庫存。

王峰:12.4,你還會有過去那樣的焦慮嗎?Finally.

李笑來:真的是最后一個問題了吧?焦慮一直有。因為世界變化太快,肉身有點跟不上。

有時候思考速度太快,自己行動跟不上的時候,也更是焦慮。只好想辦法調節。

群員:十問李笑來 (下)? 什么時候開始呢?

李笑來:沒有下了。

王峰:嗯,知道嗎,一定有人問我,十問李笑來(下)什么時候做?其實我沒有具體時間表。因為我心里有一種直覺,屬于李笑來的傳奇,才剛剛開始……

(來源:獵云網)

中國-深圳 中國風險投資網--風險投資的門戶網站 1999 - 2015 中國風險投資網  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02753號

中國風險投資網法律顧問由廣東創暉律師事務所獨家提供

sp业务怎么赚钱 幸运农场官网 炒股配资爆仓 pk10网上投注平台 什么叫连码 今日股票推荐 中国主要股票指数 大发快三计算规律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情 双色球下载安装2015 甘肃11选五5中奖规则